六月飛雪竇娥冤,三年平反償悲願-淺談冤獄理賠權益

發佈日期 : 2014年09月24日 撰文 :陳忠興
文章編號: 5178

分享到 Google+    Facebook    LINE



首先請求權的消滅時效,通常都是以權利可以行使當作計算期間的起點,例如民法第125條關於一般請求權的消滅時效規定:「請求權,因十五年間不行使而消滅。但法律所定期間較短者,依其規定。」意即請求權在可以行使的狀態下,權利人不行使逾15年,則時效消滅;另觀民法第128條的規定更為明確,「消滅時效,自請求權可行使時起算。以不行為為目的之請求權,自為行為時起算。」竇娥冤死後三年內,因被判認殺人罪而被處死認,即便受益人提出理賠保險金的申請,亦將為保險公司所拒絕,所以竇娥冤死後三年內,並不屬於權利可以行使的期間,保險金二年的請求權時效,應自冤案平反後開始計算,所以沒有保險金請求權已經時效消滅的問題。

另外因冤獄被執行死刑後再被平反,但人已經死亡,此時可依刑事補償法第6條第6項的規定,請求死刑執行之補償,除了受刑人羈押期間依同條第一項規定,每天按3000元~5000元計算補償外,並且必須按受刑人執行死刑當年度,國人平均餘命計算受刑人餘命,以新臺幣5000元折算一日支付撫慰金,但其總額不得低於新臺幣一千萬元。前面所述是冤獄國家賠償的部份,但其死因之認定究竟是否算意外傷害事故,傷害險是否可以理賠身故保險金呢?這還是必須回到傷害險條款的約定,傷害險所稱意外傷害事故,指非由疾病引起之外來突發事故。

竇娥死因雖為國家機器依法執行刑事處罰,但此一刑事處罰後來被平反,意即刑事處罰本身已屬錯誤,而對竇娥來說,這樣的事故仍屬外來突發不可預期之事故,況且亦無任何疾病因素涉入,故認定屬傷害險所稱意外傷害事故,應無疑義,所以受益人主張應理賠傷害險的死亡保險金應屬合理。








推薦書籍
現代保險雜誌1年12期
現代保險雜誌1年12期
在TOYOTA學到的 只要「紙1張」的整理技術:彙整資訊、整理思緒、清楚溝通的技巧
在TOYOTA學到的 只要「紙1張」的整理技術:彙整資訊、整理思緒、清楚溝通的技巧
當校長的10個勇氣
當校長的10個勇氣





相關文章

買賣器官移植屬犯罪行為,住院醫療險除外!

重大傷病及癌症險-健保重大傷病VS.商業重大傷病保險

我的機車駕照吊扣中,【駕駛人傷害險】及【強制險】是否理賠?

重大傷病及癌症險-重大疾病之構成要件

不要再酒駕了!小心沒頭路!


隨機文章

咳!!多醣體 木耳、洋蔥打開防護網

血液常規檢查標準值與臨床意義

信念無敵之『破病』重生

中廣 i GO531-2013/01/24專訪(一):自殺與謀殺

微型保險最近發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