腦溢血死亡如何爭取傷害險理賠成功案例分享

發佈日期 : 2014年06月29日 撰文 :周建序
文章編號: 4997

分享到 Google+    Facebook    LINE

二、到底是先跌倒再腦溢血,還是先腦溢血再跌倒,即何者為因?何者為果?
相驗屍體證明書直接原因記載甲為「腦溢血」,乙為「右眼血腫及鈍力傷」(甲之先行原因),丙為「更衣中跌倒」(乙之先行原因),從證明書上「先行原因」的記載,我們主觀上認為事情發生的先後順序,其實應先為更衣中跌倒,再發生右眼血腫及鈍力傷,最後才是腦溢血,復因沒有家人給予必要及時的協助才導致死亡。如果上述假設正確,則「更衣中跌倒」致「右眼血腫及鈍力傷」才是本次意外事故之「因」,而「腦溢血死亡」才是「果」。根據家屬的陳述被保險人沒有高血壓病史,則更加可以確認本案屬意外的可能性至少是超過一半的機率。

既然是跌倒引發腦溢血而死亡,則死亡方式不是應該是「意外死亡」,但參酌相驗屍體證明書上所載死亡之方式卻勾選為「病死或自然死」。同一張證明書所證明的待證事項居然矛盾,產生保險人及受益人各取所需、所各自表述。事實沒有釐清,保險公司就更不應未探究事實之真相,而斷言非屬意外險理賠範圍。以上由後來判決書謂:「台灣板橋地方法院檢察署相驗屍體證明書記載XXX死亡之直接原因縱為「腦溢血」,先行原因為「更衣中跌倒」及「右眼血腫及鈍力傷」;然而死亡方式則勾選「病死或自然死」,而非「意外」,此有證書明影本一份(見原證二、被證三),並經調取台灣板橋地方法院檢察署九十二年度相字第四0一號案卷查明無誤。上述資料互相矛盾,是以,周君死亡原因即應進一步訊問檢驗員蔡xx,並參酌相驗卷宗與病歷等資料再做進一步判斷。」,得知法院也持相同看法。

三、鑑定人憑什麼會認定死亡方式是「病死或自然死」,鑑定人鑑定的程序是否有一定的標準作業程式,能夠經得起公開的再檢驗嗎?
本件被保險人是否為意外死亡,應不可單憑該相驗屍體證明書上勾選「病死或自然死」,而為原告不利之認定,另外尚有以下事實並未釐清,又如何可以涉用法律。
  1. 從被保險人之病歷記錄可知並無任何心臟血管之相關病史。被保險人在無相關病史之情形下,自無可能突然中風。
  2. 相驗證明書上載明本件死亡之先行原因是「更衣中跌倒」,當屬意外死亡,鑑定人勾選「病死或自然死」,顯然互相矛盾;再者,被保險人從無腦溢血相關之病史,且腦溢血亦非外觀所可判定,鑑定人並未進行解剖,即率認被保險人為病死,足見該相驗證明書上勾選「病死或自然死」與事實不符。
  3. 鑑定證人當時僅係憑片面之推測,而在「相驗屍體證明書」上勾選為「病死或自然死」,被保險人確實之死亡原因須經解剖始可得知;且鑑定證人亦不排除被保險人是跌倒、頭部撞到地板後,才引發腦溢血之可能。
  4. 保險公司對於被保險人死前曾經跌倒之事實亦不否認,依當初之相驗步驟,在屍體未經解剖之情況下,相驗人員並無足夠之資料判定被保險人係因「疾病」引起「跌倒」,抑或「跌倒」引起「疾病」,其亦承認當初勾選「病死或自然死」僅係推測,而其所根據之資料並非真實。




相關文章

IMPRESSION ≠ DIAGNOSIS

臆斷≠確診!解除契約不宜主張臆斷的病名!

投保前二個月內產檢異常應告知

人壽保險常見爭議問題解析(五):泡澡滑倒死亡是意外?

停效前已發生之體況,不在復效核保範圍


隨機文章

此車與彼車-酒駕除外責任包不包括酒後騎腳踏車?

讀懂保險契約~第十三條:生存保險金的申領

保險的基本原則

匹夫無罪,懷璧其罪!簡介二種常見的保險信託做法

軍公教月退發放方式從半年改月領,可以省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