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代健保,惡代健保

發佈日期 : 2014年03月05日 撰文 :MIB
文章編號: 3816

分享到 Google+    Facebook    LINE

二代健保,惡代健保 據報載,健保署日前公布去年健保補充保費收取總額達360億元,比當初預估的200億元高出160億元(當時最高推估值為350億元)。

“而當立委在抨擊健保署估算失準,超收160億時。健保署強調, 實收金額符合當初的最高推估值350億元接近,沒超收。”

這是什麼意思呢?首先我們先解釋一下,何謂預估。在精算上,我們說預估,指的是最有可能的估計,講的白話一點,就是機率上的期望值。但是,實在是沒有想到,健保署可以強調,當初最高推估是350億,所以沒超收。如果是這樣的話,健保署應強調,官員怎麼說都有道理,實在是很好當。

“衛福部社會救助司長說,一般保費費率從5.17%調降到4.91%,約少收200億元,一加一減下,整體的保費收入其實沒有預期的多。”

這句話實在是有很大的問題,原健保費率調降,原健保的保費會短少,是在二代健保實施前已知的事實。這是在實施二代健保時,為了國家元首的面子,說健保費率不能漲,硬生生的調降費率時就已經知道的事實。和二代健保的補充保費會超收,是沒有關係。故整體論述健保保費收入其實沒有預期的多,這和二代健保超收的實質事實,並不相關。而且,這個論述屬實的話,原健保少收200億,二代健保原預估收200億,那何必為了面子,硬要表面調降費率,硬徵二代健保?增加擾民成本?

為了二代健保,我們國家不知無形耗費多少成本,以一位會計人員一個月可能要多做二個小時的工作,全台有那麼多的企業要計算二代健保,光這些人力成本,就不知道讓全民買單了多少。筆者只能說,我們的官員,成本概念都很差,從來不把業者和百姓的時間成本,當成是治理國家該考慮的無形成本。而也就是這樣,讓我們落入了惡性循環。





推薦書籍
被討厭的勇氣:自我啟發之父「阿德勒」的教導
被討厭的勇氣:自我啟發之父「阿德勒」的教導
機會:開口決定你的一生
機會:開口決定你的一生
第二曲線:英國管理大師韓第的16個思索,預見社會與個人新出路
第二曲線:英國管理大師韓第的16個思索,預見社會與個人新出路





相關文章

現在就失能了怎麼辦?-老年或失能者現行各種社保給付及福利措施

股票股利補充保費

高齡少子,社會保險破產,你該怎麼辦?

為什麼社會保險會破產?---農保篇

為什麼社會保險會破產?---國民年金篇


隨機文章

中廣2014/05/01(一):舊保單該活化還是保留?

淺談氣喘之核保風險

中廣 i GO531-2013/08/08專訪(一):公益觀念推廣-保險金的捐贈

中廣 i GO531-2012/12/27專訪(二):了解保險市場概況

保險公司平常準備夠多的錢支付理賠嗎?準備金的介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