捍衛急診醫療資源怎麼變成保險公司的責任!

發佈日期 : 2013年08月27日 撰文 :陳忠興
文章編號: 3471

分享到 Google+    Facebook    LINE

我們翻開醫師法第25條第三款可以看到,醫師如果有非屬醫療必要之過度用藥或治療行為,應該由醫師公會或主管機關移付懲戒,在醫師法第28-4條也規定,醫師如有出具與事實不符之診斷書、出生證明書、死亡證明書或死產證明書者,應處新臺幣十萬元以上五十萬元以下罰鍰,得併處限制執業範圍、停業處分一個月以上一年以下或廢止其執業執照;情節重大者,並得廢止其醫師證書。如果不論法律之規定,即便只是依國際醫學總會1981年里斯本宣言第一條,也開宗明義地要求醫師必須有後述的醫療倫理,「分配稀有醫療資源時必須根據醫療的準則與沒有歧視的原則來進行治療步驟的選擇(In circumstances where a choice must be made between potential patients for a particular treatment which is in limited supply, all such patients are entitled to a fair selection procedure for that treatment. That choice must be based on medical criteria and made without discrimination.)」,所以很明顯地,保護及合理分配包括急診在內的醫療資源是醫師的天職,也是其必須具備的能力,這與醫病關係的維持,是沒有衝突的。

保險業務員為客戶爭取權益,讓客戶瞭解理賠的條件是其天職,這不也是我們期待保險業務員該盡到的職責嗎?只是因為部份的醫師不敢趕病人出院,或屈意開立與事實不符的診斷,而要求保險公司不能理賠急診六小時,或據報載,保險局新的規定,如果再被查出有保險業務員,為了讓保戶提高理賠的成功機率,指導醫生開立診斷證明,輕則會處以暫停業務招攬3~6個月,重則會撤銷保險業務員資格,我們感到奇怪的是,醫生是專業人士,為什麼要聽保險業務員的要求開立診斷書?與事實不符的要求,醫師不能拒絕嗎?醫師法第28-4條不是已經規定不可以這樣做了嗎?如果不知如何拒絕,是醫師的問題,這世界不是一直教我們該拒絕時要拒絕嗎?不然職棒簽賭案,為什麼要處罰職棒選手,他們從小打棒球,是心靈相單純潔的一群人,不知如何拒絕,不是最該被原諒的一群人嗎?我們擔心的是,保險業務員為了保住自己的飯碗,再也不敢為客戶的權益,而與醫師有任何接觸!這是我們要的嗎?走筆至此,有種淒愴的愁緒湧上心頭,孔老夫子的幾句話突然浮現在腦海:「導之以政,齊之以刑,民免而無恥。導之以德,齊之以禮,有恥且格。」,希望只是筆者自己多慮了!





推薦書籍
下流老人:即使月薪5萬,我們仍將又老又窮又孤獨
下流老人:即使月薪5萬,我們仍將又老又窮又孤獨
被討厭的勇氣:自我啟發之父「阿德勒」的教導
被討厭的勇氣:自我啟發之父「阿德勒」的教導
常保正向思維,打造全新人生(無書,2CD)
常保正向思維,打造全新人生(無書,2CD)





相關文章

「歸身軀疼了了」,住院檢查說沒病?怎辦!會理賠嗎?

此車與彼車-酒駕除外責任包不包括酒後騎腳踏車?

體外震波碎石不賠手術對嗎?

理賠案例-壽險篇:自動墊繳

重大傷病及癌症險-重大器官移植之理賠


隨機文章

你還在計算保單的報酬率嗎?

從痛點顯現價值,用特點排除競爭-補充案例

別怕冬季肥! 醫生說選好「油」這樣煮更健康

睡不好,容易罹患癡呆症?

為什麼社會保險會破產?---勞保篇